日期: 2012-10-10     社會時事     新校區規劃建設工作辦     邱金林(中國高職高專教育網)    

职教改革正在为教改蹚路——专访中国就業促进会副会长陈宇 

      9月22~23日,2012亚洲教育论坛年会在成都召开。在分论坛上,来自一些职业院校的校长和业内学者围绕“职业教育培训如何更加有用”的话题进行了探讨。中国就業促进会副会长陈宇,就职业教育改革话题,在论坛上发言。本报记者对陈宇进行了专访。

    中國制造走向中國創造

    必須培養出高素質高技能工人

    中國青年報:根據您的觀察,過去的10年,中國的職業教育經曆了怎樣的變革?

    陳宇:我認爲,中國的職業教育正在進行著一場以“如何使職業教育更有用”爲方向的大變革。我國職業教育的改革,經曆了三個階段。第一個階段是和普通教育劃清界限;第二個階段是校企結合;第三個階段是培養敬業創新的優質人才。

    据我观察,十几年前,我国职业教育基本上是照抄照搬。我国教育最主要的问题,就是一度曾经脱离经济、脱离生产,自我循环、自我服务,有点像卡拉OK,就是自娱自乐。教育界做的事情跟生产、劳动和就業都没有什么关系。职业院校把自己的培养目标,和本科院校混为一谈,不要说大学大专层次,就连中专职高都认为自己最好是培养干部,这是一直存在的现象。这些年终于明白了,职业院校不管是中等职业学校,还是高等职业院校,培养的是什么?是在生产和服务第一线的技术技能人才。这是第一个阶段。

    第二個階段,就是職業院校走上了校企聯合的道路。職場是職業教育職業培訓的硬約束,職場是不會聽你的,只有你去聽職場的。基于這個認識,學校認識到,工學一體、校企結合的方向,是職業院校教學改革的核心方向,通過服務企業,配合企業的需要,培養人才。

    第三個階段是和中國的産業變革、中國在全球化背景下産業結構的調整和提升密不可分的。我們長期處在産業鏈的最下遊,比如說蘋果手機的生産,中國裝配産業只能分得利潤的1.8%。這是什麽概念?就是這部手機賣550美元的話,中國只獲得大約10美元。

    我們不可能永遠站在産業鏈的最低端。如果要從中國制造走向中國創造,必須培養出高素質、高技能的工人;我們不能永遠靠廉價勞動力打天下,需要有自己的創造創新型隊伍。在這樣一個指導思想下,創新型敬業人才的培養,現在成爲各個職教院校改革的方向。

    教育改革在薄弱環節更容易突破

    職教在爲整個中國教育蹚路

    中國青年報:目前,職業教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包括教育教學改革舉措有很大的改進。您覺得這會給整個教育改革以什麽樣的啓示?

    陳宇:應該說,職業教育的改革探索,正在爲整個中國教育蹚路。鏈條總是在最薄弱的環節更容易突破,教育也不例外。想要在以應試教育爲核心的重點中學、重點大學大刀闊斧地改革,難度不小。因爲大多數重點校學生的家長都寄希望于孩子考北大、考清華,校長和老師的壓力大,改革的余地太小了。

    反观职业教育,在中国一度处在边缘化的状态,改革没人干涉,更容易有新的成就。就像日本圖書《窗边的小豆豆》里的主人公,本来是被传统学校淘汰的,最后经过小林校长的创新教育,成长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。职业院校的学生,本身是这套以考试为判别的制度的弱势群体,对于他们来说,只有认识到“考试和分数什么都说明不了、职场的表现才是一切”的道理,才能够寻找到一条新的人才培养模式。

    中國青年報:針對當前中國的職業教育,在制度和政策層面,您認爲還可以有哪些方面需要改進?

    陳宇:中國職業教育的改革,必須從一些枝節、局部的改革,逐步進入制度化建設的階段。這個制度化建設,至少應該包括四個方面。第一,政府、企業和學校應該建立“三位一體”的辦學機制。在校企結合、工學一體的環節,政府必須起主導作用。德國、日本等國的經驗告訴我們,只有在政府的統一領導之下,才能實現學校、企業的真正結合,使職業教育的人才培養更有針對性。

    第二,職業教育體系和國家、地方産業體系要逐步做到同步建設。職業教育不是空中樓閣,它的建設、發展,一定要和國家的産業調整、地區的産業建設緊密結合。

    第三,要建立起以公共財政投入爲主的職業教育多元經費保障制度。我國的職業教育,過去沒有納入義務教育範圍,經費投入一度不足。近幾年,許多有識之士強調把職業教育或者至少一個部分的職業教育,比如中等職業教育或農村地區的職業教育,納入國家義務教育的經費保障體系。除了政府投入之外,還要加大民間投入力度,包括企業和社會的投入,來共同構建一個多元的經費保障體系。

    第四,建立起以勞動者爲主體的中間階層勞動人事制度。職業教育能否成爲教育的重點、能否形成強大的影響力,最終取決于工人的地位,取決于勞動者的地位。如果工人、勞動者的地位低下,職業教育永遠不可能成爲有吸引力的教育。

    在很多歐美國家,不存在職業教育的吸引力問題,對于他們的家庭來說,孩子中學或大學畢業了,去當工人,去當售貨員,不會受到什麽阻攔。爲什麽沒有障礙呢?就是因爲在這些國家,工人是中産階級的主體。在美國,三大汽車制造廠流水線上的工人,平均年薪是15萬美元,但是在白宮,像我這樣一個司長級別的,或一個處長,年薪只有10萬~8萬美元。所以,建設一個以高技能勞動者爲主體的新的勞動人事制度,是職業教育成功與否的重要保障。

    明白企業讓你幹的事

    你也能被企業理解

    中國青年報:當下,輿論對教育的批評非常多,不少人都在指責大學生身上這樣那樣的問題。很多職業院校的教育開始注重學生行爲規範、禮儀養成等容易被忽視的東西,在注重知識教育的同時,強調對學生的全面教育。您對此如何評價?

    陳宇:你說得沒錯。職業教育需要解決的,是一個人到工廠能否適應的問題。到工廠去,不論學士、碩士、博士,不懂人際關系、不懂與人溝通,和師傅、同事相處不來,也一樣會不適應。

    現代社會最高的成本就是溝通成本,一個人如果溝通能力強,很多問題都可以輕而易舉地解決。溝通能力具體表現在“專業性思考、複雜性溝通”兩個層面。

    曾有一個碩士研究生在微博上問我:我現在還沒畢業,但是很緊張,我想知道畢業後企業需要的最核心的能力是什麽?我說有兩方面,一是能聽懂企業告訴你的事、明白企業讓你幹的事,能理解企業的宗旨、訴求和目標;二是你也能被企業理解,你做的事情也能被認爲是瞄准了企業的目標。很多博士碩士在企業之所以待不下去,就是因爲在他們的觀念中,沒有以企業爲中心,沒有溝通技巧,在基本的禮儀、待人接物、溝通能力上問題頗多。職業院校學生在這個問題上是碰過釘子的。以前的學生到了工廠和師傅、同事搞不好關系,無法開展工作,現在也就格外注重這方面的培養。

    我一直強調,不管學什麽,最後都要用職場來檢驗。我把溝通能力概括爲“專業性思考、複雜性溝通”,實際上,各個行業,都存在這兩個問題。但是,這種能力不是上課就能訓練出來,而是“磨”出來的,包括在宿舍、在打籃球時,怎麽和人打交道?

    所以,有的時候,體育課比文化課重要,你能領導一個籃球隊的能力,比在文化課上幾分的突破要重要。美國沒有一個學校不重視體育,因爲球場和職場有相似性,因爲都有挫折、失敗、痛苦、競爭、個人與團隊的關系……正是這些微妙的東西,導致很多博士、碩士在職場上出洋相。我注意到,不少職業院校也就是通過在這些細枝末節上的培育,提高了學生的綜合素質和交流能力。